联系号码
关于我们

潘X犯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作者:; 时间:2017-3-7 10:21:00

江苏省泰兴市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泰刑初字第00482号

 

公诉机关泰兴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潘X,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5年5月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2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泰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季晓忠,江苏九如律师事务所律师。

 

泰兴市人民检察院以泰检诉刑诉[2015]48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潘X犯受贿罪,于2015年10月1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泰兴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张伟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潘X及其辩护人季晓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1年至2014年间,被告人潘X在担任泰兴市看守所管教民警期间,利用其负责监室在押人员的日常管理、劳动安排等职务之便,先后多次索取或非法收受耿某甲、钱某等人的钱物共计人民币308700元,并在监区劳动、值班等方面对胡某、张某等人给予关照。具体分述如下:

1、2011年至2012年间,被告人潘X利用上述职务之便,以帮助在押人员张某疏通关系为由,先后2次向张某的妻子钱某索取人民币4200元,并在监区劳动、值班等方面对张某给予关照。具体是:

(1)2011年下半年的一天,被告人潘X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向钱某索取人民币1200元;

(2)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潘X在泰兴市人民医院大门口向钱某索取人民币3000元。

2、2012年至2013年间,被告人潘X利用上述职务之便,以帮助在押人员刘某甲疏通关系为由,先后3次非法收受刘某甲的妻子顾某所送人民币共计8400元,并在监区劳动、值班等方面对刘某甲给予关照。具体是:

(1)2012年8、9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潘X在泰兴市济川街道德清池浴室门口非法收受顾某所送人民币3000元;

(2)2012年年底的一天,被告人潘X在泰兴市济川街道德清池浴室门口非法收受顾某所送人民币3000元;

(3)2013年春节后的一天,被告人潘X在泰兴市济川街道德清池浴室门口非法收受顾某所送人民币2400元。

3、2013年至2014年间,被告人潘X利用上述职务之便,非法收受在押人员袁某的朋友翟某所送的苹果5S手机1部,价值人民币5500元,并在劳动、值班等方面对袁某予以关照。

4、2013年至2014年,被告人潘X利用上述职务之便,先后4次非法收受在押人员戴某甲及其妻子赵某甲所送人民币共计7000元,并在监区劳动、值班等方面对戴某甲给予关照。具体是:

(1)2013年上半年的一天,被告人潘X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非法收受戴某甲所送人民币2000元;

(2)2013年上半年的一天,被告人潘X在泰兴市经济开发区洁莱雅厂门口非法收受赵某甲所送人民币2000元;

(3)2013年下半年的一天,被告人潘X在泰兴市经济开发区洁莱雅厂门口非法收受赵某甲所送人民币1000元;

(4)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潘X在泰州市高港区永安收费站附近非法收受赵某甲所送人民币2000元。

5、2013年至2014年,被告人潘X利用上述职务之便,以帮助在押人员余炎坤疏通关系为由,先后3次向余炎坤的父亲余某索取人民币共计8000元,并在监区劳动、值班等方面对余炎坤给予关照。具体是:

(1)2013年10月的一天,被告人潘X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向余某索取人民币3000元;

(2)2013年年底的一天,被告人潘X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向余某索取人民币2000元;

(3)2013年年底的一天,被告人潘X在泰兴市第三高级中学南侧路边向余某索取人民币3000元。

6、2014年,被告人潘X利用上述职务之便,先后2次非法收受在押人员孙先杉的朋友吴某所送人民币共计3000元,并在监区劳动、值班等方面对孙先杉给予关照。具体是:

(1)2014年上半年的一天,被告人潘X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非法收受吴某所送人民币2000元;

(2)2014年上半年的一天,被告人潘X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非法收受吴某所送人民币1000元。

7、2014年春节后的一天,被告人潘X利用上述职务之便,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非法收受在押人员于游的父亲于某所送人民币1800元,并在监区劳动、值班等方面对于游给予关照。

8、2014年4月的一天,被告人潘X以曾对在押人员李某在监区劳动、值班等方面给予关照为由,以借为名,在泰兴市济川街道永大怡景园向李某的妻子郑某索取人民币5000元。

9、2014年,被告人潘X利用上述职务之便,先后3次索取、非法收受在押人员胡某的朋友耿某甲所送的钱物共计人民币261000元,并在对外联系工程和监区劳动、值班、生活等方面对胡某给予关照。具体是:

(1)2014年8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潘X以借为名,在耿某甲家中,向耿某甲索取人民币100000元;

(2)2014年8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潘X非法收受耿某甲所送三星牌W2014手机1部,价值人民币11000元;

(3)2014年9月26日,被告人潘X以借为名,向耿某甲索取人民币150000元。

10、2014年下半年的一天,被告人潘X利用上述职务之便,以帮助在押人员刘东建疏通关系为由,在泰兴市名门足浴店门口向刘东建姐夫刘某乙索取人民币4800元,并在监区劳动、值班等方面对刘东建给予关照。2015年3月,因担心被他人检举,被告人潘X将人民币4800元退还给刘某乙。

为证实指控的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向本院提交了被告人潘X的供述和辩解,证人胡某、耿某甲等人的证言,侦查机关依法调取的《常住人口登记表》、《公务员登记表》、《汇款凭证》等书证,泰兴市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价格鉴证结论书》等证据材料。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潘X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索取或者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款的规定,应当以受贿罪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潘X部分犯罪具有索贿情节,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潘X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可以从轻处罚。

被告人潘X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并自愿认罪。

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第一,被告人潘X于2014年8月出具借条向耿某甲借款人民币100000元,该笔借款不应认定为受贿;第二,被告人潘X于2014年4月向李某之妻郑某借款人民币5000元,不能认定为被告人潘X索贿;第三,被告人潘X于2014年下半年的一天收受刘东建之姐夫刘某乙人民币4800元,不能认定为被告人潘X索贿;第四,被告人潘X归案后检举原泰兴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一中队队长周兴涉嫌经济犯罪,经查证属实,应当认定被告人潘X具有立功情节。

经审理查明:

一、被告人潘X具有国家工作人员主体身份的事实。

被告人潘X于2006年9月至2009年12月任泰兴市公安局分界派出所办事员,于2010年1月至2011年10月任泰兴市公安局分界派出所三级警员,2011年10月至案发前任泰兴市看守所三级警员,负责对在押人员进行教育管理,督促在押人员遵守行为规范和一日生活制度,抓好养成教育;管理在押人员日常事务,安排学习、训练任务;组织文体活动。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潘X的供述,证实其于2007年9月至2011年9月任泰兴市公安局分界派出所民警,于2011年10月至案发任泰兴市看守所管教民警。

2、证人鲍某的证言,证实其系泰兴市看守所所长,泰兴市看守所的职责是对关押被逮捕、刑事拘留的犯罪嫌疑人进行教育管理,搜集案件线索,协助破案,保障刑事诉讼的顺利进行。管教民警的职责主要是犯罪负责所辖监室在押人员的管理教育,维护监室安全稳定,防止在押人员脱逃、自伤、自残等。潘X自2011年从分界派出所调到泰兴市看守所工作,进看守所初跟在管教戴黎逢后面学习,协助管理过渡监室,2012年上半年正式担任管教,单独管理监室。

3、侦查机关调取的《常住人口登记表》、《新录用国家公务员任职定级审批表》、《人民警察警衔变动审批表》、《泰兴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关于泰兴市公安局三定方案的批复》、《管教民警岗位职责》,证实潘X于2006年9月至2009年12月任泰兴市公安局分界派出所办事员,于2010年1月至2011年10月任泰兴市公安局分界派出所三级警员,2011年10月至案发前任泰兴市看守所三级警员,负责对在押人员进行教育管理,督促在押人员遵守行为规范和一日生活制度,抓好养成教育;管理在押人员日常事务,安排学习、训练任务;组织文体活动。

上述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足以证明上述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被告人潘X受贿的事实。

被告人潘X于2011年下半年至2014年下半年间,利用上述职务之便,先后多次索取或非法收受在押人员张某、刘某甲、袁某等10人亲友的人民币共计292200元和价值分别为人民币5500元、11000元的苹果5S手机和三星W2014手机各1部,款物共计人民币308700元,并在监区劳动、值班等方面对上述在押人员给予关照。具体事实如下:

1、被告人潘X分别于2011年下半年和2012年春节前的各一天,利用上述职务之便,以帮助在押人员张某疏通关系为由,先后2次分别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泰兴市人民医院门口,向张某之妻钱某索取人民币1200元、3000元,共计人民币4200元,并在监区劳动、值班安排等方面对张某给予关照。

2、被告人潘X分别于2012年8、9月、2012年年底、2013年年初的各一天,利用上述职务之便,以帮助在押人员刘某甲疏通关系为由,先后3次在刘某甲在泰兴市济川街道永丰路刘某甲经营的德清池浴室门口,分别收受刘某甲之妻顾某送予的人民币3000元、3000元、2400元,共计人民币8400元,并在监区劳动、值班安排等方面对刘某甲给予关照。

3、被告人潘X于2013年下半年的一天,利用上述职务之便,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收受在押人员袁某之友翟某送予的价值人民币5500元的苹果5S手机1部,并在监区劳动、值班安排等方面对袁某予以关照。

4、被告人潘X分别于2013年4月上旬、2013年上半年、2013年下半年、2014年春节前的各一天,利用上述职务之便,先后4次分别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泰兴市经济开发区洁莱雅化妆品厂门口附近、泰州市高港区永安收费站附近,收受在押人员戴某甲及其妻赵某甲分别送予的人民币2000元、2000元、1000元、2000元,共计人民币7000元,并在监区劳动、值班安排等方面对戴某甲给予关照。

5、被告人潘X分别于2013年10月、2013年年底的各一天,利用上述职务之便,以帮助在押人员余炎坤疏通关系为由,先后3次分别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泰兴市第三高级中学南侧路边,分别向余炎坤之父余某分别索取人民币3000元、2000元、3000元,共计人民币8000元,并在监区劳动、值班安排等方面对余炎坤给予关照。

6、被告人潘X于2014年上半年的一天,利用上述职务之便,以能够帮助在押人员孙先彬孙先杉疏通关系为由,先后2次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分别收受孙先杉之友吴某送予的人民币2000元、1000元,共计人民币3000元,并在监区劳动、值班安排等方面对孙先杉给予关照。

7、被告人潘X于2014年春节后的一天,利用上述职务之便,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非法收受在押人员于游之父于某所送人民币1800元,并在监区劳动、值班等方面对于游给予关照。

8、被告人潘X于2014年4月的一天,以曾对在押人员李某在监区劳动、值班等方面给予关照为由,以借为名,在泰兴市济川街道永大怡景园向李某之妻郑某索取人民币5000元。

9、被告人潘X分别于2014年8月的各一天和2014年9月26日,利用上述职务之便,以借为名或者过生日需要礼物为由,先后3次索取、非法收受在押人员胡某之女友耿某甲给予的人民币100000元、价值人民币11000元的三星W2014手机1部、人民币150000元,款物价值共计人民币261000元,并在对外联系工程和监区劳动、值班安排、生活照顾等方面对胡某给予关照。

10、被告人潘X于2014年下半年的一天,利用上述职务之便,以帮助在押人员刘东建疏通关系为由,在泰兴市名门足浴店门口向刘东建姐夫刘某乙索取人民币4800元,并在监区劳动、值班安排等方面对刘东建给予关照。被告人潘X因担心被他人检举,于2015年3月13日将人民币4800元退还给刘某乙。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潘X的供述,证实其自2011年10月担任泰兴市看守所民警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先后多次索取或者收受在押人员及其近亲属、朋友的现金、财物共计人民币30余万元。

2、证人张某的证言,证实其于2011年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被关押在泰兴市看守所管教民警负责的过度渡监室,潘X将其安排当监室值班员,有时找其到他办公室聊聊天,其将其妻钱某的联系电话告诉了潘X。其从泰兴市看守所刑满释放后,其妻钱某告诉其潘X先后2次以需要找人打招呼为由向钱某她索要人民币1200元、3000元。

3、证人钱某的证言,证实其系张某之妻,张某因犯非法拘禁罪于2011年下半年被关押在泰兴市看守所,2012年刑满释放。潘X于2011年下半年的一天以帮张某找人打招呼为由电话向其索要香烟,其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将人民币1200元交给潘X由他自己去购买香烟;潘X于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又以帮张某找人打招呼为由电话向其索要人民币3000元,其在泰兴市人民医院大门口将人民币3000元交给了潘X。

4、证人刘某甲的证言,证实其于2012年6月因涉嫌容留他人卖淫罪被刑事拘留并羁押于泰兴市看守所,2013年4月被泰兴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4个月,投送江苏省浦口监狱服刑,2013年9月刑满释放。在泰兴市看守所关押期间,潘X叫其打电话给其妻顾某借款人民币20000元给他,其打了电话给其妻,潘X让其当监室值班员。其于2013年9月刑满释放回家,顾某告诉其她先后多次共送了几条香烟和人民币8000余元给潘X。

5、证人顾某的证言,证实其系刘某甲之妻,刘某甲于2012年6月关押在泰兴市看守所潘X管理的监室,其通过刘恒志找到潘X,并送了2条香烟给潘X,请潘X对刘某甲给予关照。潘X于2012年8、9月以需要找人为刘某甲打招呼为由电话向其索要人民币3000元购买香烟,其在其经营的泰兴市济川街道德清池浴室门口交给潘X人民币3000元;其于2012年年底的一天电话叫潘X到其经营的德清池浴室门口,其送给潘X人民币3000元;潘X于2013年春节后的一天到其经营的德清池浴室以需要找人将刘某甲留在泰兴市看守所执行需要购买香烟为由收受其送给的人民币2500元。另外潘X向其借款人民币50000元,已经偿还其人民币30000元,尚有人民币20000元至今未还。

6、证人袁某的证言,证实其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3年6月23日被刑事拘留关押于泰兴市看守所,管教潘X告知其其朋友翟某通过关系请他对其给予关照。

7、证人翟某的证言,证实其朋友袁某于2013年5、6月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羁押在泰兴市看守所,其通过朋友打听到潘X系袁某的管教,其就通过朋友约潘X钓鱼,其就认识了潘X。潘X于2013年下半年的一天电话告诉其为袁某的事需要送1部苹果5S手机给人,其就购买了价值人民币5000余元的苹果5S手机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潘X经营的烟酒店交给了潘X。

8、证人戴某甲的证言,证实其于2013年4月8日因涉嫌犯污染环境罪被刑事拘留,羁押于泰兴市看守所潘X管理的监室,其于2013年4月初的一天,在进泰兴市看守所之前通过朋友宦某送给潘X人民币2000元;其于2013年下半年的一天在潘X办公室打电话给其妻赵某甲,叫赵某甲拿人民币3000元给潘X,赵某甲会见其时告知其她给了潘X人民币3000元;其于2013年下半年的一天在潘X办公室打电话给其妻赵某甲,叫赵某甲拿人民币1000元给潘X,让潘X对其和其弟戴某丙给予关照;其于2014年春节前的一天在潘X办公室打电话给其妻赵某甲,叫赵某甲拿人民币2200元给潘X,赵某甲会见其时告知其她给了潘X人民币2000元。

9、证人赵某甲的证言,证实其系戴某甲之妻,戴某甲于2013年4月8日因涉嫌犯污染环境污染罪被羁押于泰兴市看守所,戴某甲于2013年4月上旬的一天用潘X的手机打电话给其叫其送人民币2000元到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潘X经营的烟酒店送给潘X;戴某甲于2013年上半年的一天用潘X的手机打电话给其叫其送人民币2000元给潘X,其在泰兴市经济开发区洁莱雅化妆品厂门口附近将人民币2000元交给潘X;戴某甲于2013年下半年的一天用潘X的手机打电话给其叫其送人民币1000元给潘X,让潘X对其弟戴某丙给予关照,其在泰兴市经济开发区洁莱雅化妆品厂门口附近将人民币1000元交给潘X;戴某甲于2014年春节前的一天打电话叫其送人民币2200元给潘X,其电话约潘X在泰州市高港区永安收费站附近交给潘X人民币2000元;其在泰兴市经济开发区洁莱雅化妆品厂门口送钱给潘X,其姐赵某乙也同去的。

10、证人赵某乙的证言,证实其系赵某甲之姐,戴某甲系其妹夫,戴某甲于2013年因涉嫌犯罪被关押在泰兴市看守所,其2次陪同赵某甲到泰兴市经济开发区洁莱雅化妆品厂门口送钱给泰兴市看守所管教潘X,其不清楚具体送了多少。

11、证人戴某乙的证言,证实其系戴某甲之叔,其于2013年4月一天的晚上陪同戴某甲之妻赵某甲到泰兴市看守所管教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经营的烟酒店门口送给潘X人民币2000元。

12、证人戴某丙的证言,证实其于2013年2月22日因涉嫌犯污染环境罪被刑事拘留,羁押于泰兴市看守所,其兄戴某甲系同案犯亦关押于泰兴市看守所,在泰兴市看守所关押期间,其与戴某甲没有碰过面,其不知道戴某甲有否请人对其进行关照。

13、证人宦某的证言,证实戴某甲系其朋友,潘X亦是其朋友,戴某甲因涉嫌犯污染环境罪于2013年上半年即将被关押到泰兴市看守所,戴某甲拿给其人民币2000元,其与戴某甲一起到潘X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经营的烟酒店将人民币2000元交给了潘X。

14、证人余某的证言,证实其子余炎坤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3年8月羁押于泰兴市看守所,于2014年5月被泰兴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10个月,于2014年6月被投送江苏省通州监狱服刑。泰兴市看守所余炎坤的管教潘X于2013年10月的一天打电话给其以能够帮助余炎坤疏通关系为由向其索要人民币5000元,其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交给潘X人民币3000元;潘X于2013年年底的一天打电话给其以为余炎坤疏通关系需请人吃饭为由向其索要人民币2000元,其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交给潘X人民币2000元;潘X于2013年年底的一天打电话给其以他为余炎坤的事请了法院的人吃饭唱歌为由向其索要人民币5000元,其在泰兴市第三高级中学南侧路边交给潘X人民币3000元。

15、证人孙先彬孙先杉的证言,证实其于2014年1月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1月被刑事拘留关押于泰兴市看守所,于2015年4月被投送南京金陵监狱服刑。其管教潘X于2014年上半年的一天找其谈话,其将其朋友吴某的电话号码给了潘X。

16、证人吴某的证言,证实孙先彬孙先杉系其朋友,因涉嫌犯罪于2014年春节前被关押于泰兴市看守所。潘X于2014年上半年的一天打电话给其以能够帮助孙先彬孙先杉疏通关系请人吃饭为由向其索要人民币2000元,其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交给潘X人民币2000元;过了2、3天潘X又打电话给其说上次请客他垫付了人民币1000元,其又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交给潘X人民币1000元。

17、证人于某的证言,证实于游系其子,因涉嫌犯强奸罪于2013年11月被刑事拘留关押于泰兴市看守所。潘X于2014年春节后的一天打电话给其说他请朋友吃饭花费了人民币1800元请其帮忙结算一下,其在泰兴市振宇外国语学校附近交给潘X人民币1800元。

18、证人李某的证言,证实其于2012年12月4日因伪造国家公文罪被刑事拘留羁押于泰兴市看守所。其妻郑某会见其时其告知泰兴市看守所管教潘X对其关照蛮好的,其告知郑某以后要报答人家。

19、证人郑某的证言,证实李荣贵李某系其丈夫,因伪造国家公文罪于2012年羁押于泰兴市看守所,管教潘X经常打电话通知其送衣服、被子给李荣贵李某,其便与潘X相识了。李某于2014年4月被投送到溧阳监狱服刑,潘X于2014年4月11日以借为名向其索要人民币5000元,其在泰兴市济川街道永大怡景园17号楼西单元楼下交给潘X人民币5000元。

20、证人胡某的证言,证实其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2014年5月被刑事拘留,羁押于泰兴市看守所,于2015年1月被投送至江苏省南京金陵监狱服刑。潘X于2014年7月至2015年1月系其管教,耿某甲系其女朋友。潘X于2014年8月的一天叫其打电话给耿某甲以借为名向耿某甲索要人民币100000元,潘X后来告诉其耿某甲交给他人民币100000元;潘X于2014年8月的一天叫其打电话给耿某甲送1部手机给潘X作为生日礼物,其打电话叫耿某甲将其过去购买的三星W2014手机送给潘X,潘X后来告诉其耿某甲将三星W2014手机交给他,该手机购买于2014年1月,购买价人民币15000余元;潘X于2014年9月底的一天叫其打电话给耿某甲以借为名向耿某甲索要人民币150000元,潘X后来告诉其耿某甲交给他人民币150000元;其之所以要打电话给耿某甲满足潘X的欲望,因为潘X对其对外联系工程、监区劳动、值班、生活方面给予关照。

21、证人耿某甲的证言,证实其与胡某系男女朋友关系,胡某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2014年5月被刑事拘留,羁押于泰兴市看守所,潘X系胡某的管教。潘X于2014年8月的一天叫胡某打电话给其以借为名向其索要人民币100000元,其在其居住的泰兴市黄桥镇朱何村1组家中交给潘X人民币100000元,潘X出具了借条给其,借条上落款时间为2014年12月25日,潘X到其家拿钱时其妹耿某乙在场;潘X于2014年8月的一天叫胡某打电话给其将胡某购买的三星W2014手机1部送给潘X作为生日礼物,其在其居住的泰兴市黄桥镇朱何村1组家中交给潘X三星W2014手机1部,潘X到其家拿手机时其妹耿某乙在场;潘X于2014年9月20日左右的一天叫胡某打电话给其以借为名向其索要人民币150000元,其于2014年9月26日叫其妹耿某乙通过银行汇款人民币150000元到潘X提供的姚某的银行卡上,其于2015年1月28日胡某被投送到江苏省南京金陵监狱服刑后向潘X要钱,潘X以他与胡某结账为由予以推诿。

22、证人耿某乙的证言,证实耿某甲系其姐,胡某系耿某甲的男朋友,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2014年5月被刑事拘留羁押于泰兴市看守所。泰兴市看守所胡某的管教潘X于2014年8月的一天先后2次到耿某甲居住的泰兴市黄桥镇朱何村1组家中拿取人民币100000元和手机1部。耿某甲于2014年9月26日叫其汇款人民币150000元到潘X提供的银行卡上,其到黄桥农业银行汇款人民币150000元到潘X提供的银行卡上。

23、证人王某的证言,证实其于2010年与潘X领取结婚证,双方闹离婚1年多,已签订了离婚协议,尚未到民政部门办理离婚手续。潘X于2013年送给其旧苹果5S手机1部,于2014年送给其新三星S5手机1部,其与潘X在泰兴市济川街道东润路209号经营烟酒店,2013年被1名叫常青的女子骗走人民币20余万元。

24、证人姚某的证言,证实其与潘X于2014年初开始同居生活,潘X于2014年农历7月26日过生日将他人送给他的三星W2014手机1部放在其身边,潘X于2014年8、9月向其要了其的农业银行卡,其农业银行卡于2014年9月26日收到存款人民币150000元,其根据潘X的需要多次从银行卡内将人民币150000元取出交给了潘X。

25、证人刘某乙的证言,证实刘东建系其堂姐夫,刘东建因涉嫌犯罪于2014年被关押在泰兴市看守所,潘X于2014年下半年的一天打电话给其以为刘东建的事已帮助花钱找人疏通了关系为由向其索要人民币4800元,其在泰兴市名门足疗店门口交给了潘X人民币4800元。潘X于2015年3月的一天打电话给其向其要银行卡号欲将人民币4800元退还给其,潘X没有告诉其退还人民币4800元的原因,其就将管某的银行卡号告诉了潘X,后来管某电话告知其她银行卡上受收到潘X退还的人民币4800元。

26、证人管某的证言,证实刘某乙系其姐夫,刘东建系其朋友,刘某乙于2014年下半年的一天电话告知其潘X向其索要人民币4800元,其汇款人民币2000元给刘某乙,其对刘某乙表示刘某乙所欠其人民币2800元不要了,由刘某乙将人民币2800元交给潘X,刘某乙后来电话告知其他已将人民币4800元交给了潘X。刘某乙于2015年春节后的一天向其要银行卡号,并告知潘X欲将人民币4800元退还给其,其将其母亲毛青青的银行卡号发给了潘X,潘X将人民币4800元退还给了其。

27、侦查机关调取的《潘X出具给耿某甲的借条》、《中国农业银行江苏省分行卡卡转账单》、《耿某乙和姚某及毛青青中国农业银行借记卡查询明细单》,证实潘X于2014年12月25日出具借到耿某甲人民币100000元的借条给耿某甲;耿某乙于2014年9月26日按耿某甲的要求汇款人民币150000元到姚某的银行卡内;姚某分多次将人民币150000元从银行卡内取出交给潘X;潘X于2015年3月13日将收受刘某乙的人民币4800元汇给管某提供的毛青青的银行卡内。

28、侦查机关调取的《涉案在押人员基本情况表》,证实潘X受贿的对象均系其管教在押犯罪嫌疑人的近亲属。

29、泰兴市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价格鉴证结论书》,证实涉案三星W2014手机1部价值人民币11000元,三星S5手机价值人民币4100元,苹果5S手机1部价值人民币5500元。

上述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足以证明上述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三、对被告人潘X量刑的事实。

案发后,被告人潘X主动向泰兴市纪律检查委员会检举揭发他人涉嫌经济犯罪问题,对侦破其他案件具有实际作用;泰兴市人民检察院自被告人潘X之妻王某处扣押了苹果5S手机、三星S5手机各1部,自被告人潘X之女友姚某处扣押了三星W2014手机1部;被告人潘X之女友姚某代其退出违法所得人民币50000元;泰兴市人民检察院将扣押的苹果5S手机、三星W2014手机各1部随案移送本院处理;其它款物暂存泰兴市人民检察院。

归案后,被告人潘X如实供述自己的受贿罪行。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潘X的供述,证实其检举泰兴市公安局经侦大队侦查员周兴与胡某之间的经济问题,是其在管理和教育在押人员胡某时,通过胡某透露的一些现象而发现,胡某没有正式检举揭发,泰兴市看守所也没有形成谈话材料,其检举他人犯罪没有利用职务之便,其不是专门深挖犯罪的狱侦人员,其检举揭发的行为构成立功。

2、证人胡某的证言,证实潘X于2014年9、10月一天找其谈心,其告知潘X其的案件已经开庭审理,需要向法院缴纳罚金,其请潘X帮忙利用潘X的手机发短信给周兴,让周兴将钱还给耿某甲,其告诉潘X周兴向其借款人民币200余万元,已经还给其人民币80余万元,尚欠其人民币150余万元,其没有向相关单位举报其与周兴之间的经济问题,潘X当时建议其向有关部门举报周兴,其没有同意。

3、侦查机关调取的《泰兴市看守所管教民警岗位职责》,证实泰兴市看守所管教民警岗位职责第九条规定:管教民警应当开展深挖犯罪工作,采取有效措施获取犯罪线索按规定及时转递。

4、侦查机关调取的《提请立案报告》、《立案决定书》、《拘留决定书》,证实泰兴市人民检察院查明周兴利用职务之便将其经手保管的胡某的退赃款人民币100余万元挪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于2015年6月10日提请立案,泰兴市人民检察院于2015年6月10日对周兴涉嫌受贿罪、挪用公款罪立案侦查,并对周兴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5、泰兴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出具的《潘X到案情况说明》和《谈话笔录》和泰兴市人民检察院出具的《立案决定书》,证实泰兴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于2015年4月根据上级交办线索对潘X的有关问题进行初步核实,泰兴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委会讨论决定对潘X的有关问题立案调查,并从其单位将其带至办案点,使用两规调查措施,潘X在调查期间不仅主动反映组织已掌握的其受贿1万余元的问题,还反映了组织未掌握的其他受贿问题,未退出违纪所得,并主动向组织上检举揭发他人涉嫌犯罪问题,经查证属实,泰兴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于2015年5月5日将潘X及检举揭发他人犯罪移送泰兴市人民检察院处理。泰兴市人民检察院对潘X涉嫌受贿案于2015年4月28日立案侦查。

6、侦查机关出具的《扣押决定书》、《扣押物品清单》、《涉案财物入库清单》、《随案移送物品清单》,证实案发后,泰兴市人民检察院自被告人潘X之妻王某处扣押了苹果5S手机、三星S5手机各1部,自被告人潘X之女友姚某处扣押了三星W2014手机1部;被告人潘X之女友姚某代其退出违法所得人民币50000元;泰兴市人民检察院将扣押的苹果5S手机、三星W2014手机各1部随案移送本院处理;其它款物暂存泰兴市人民检察院。

上述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足以证明上述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潘X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索取或者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依法应予以惩处。泰兴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潘X犯受贿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辩护人提出“第一,被告人潘X于2014年8月出具借条向耿某甲借款人民币100000元,该笔借款不应认定为受贿;第二,被告人潘X于2014年4月向李某之妻郑某借款人民币5000元,不能认定为被告人潘X索贿;第三,被告人潘X于2014年下半年的一天收受刘东建之姐夫刘某乙人民币4800元,不能认定为被告人潘X索贿;第四,被告人潘X归案后检举原泰兴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一中队队长周兴涉嫌经济犯罪,经查证属实,应当认定被告人潘X具有立功情节”的辩护意见。经查,第一,被告人潘X与出借人耿某甲双方平时并无经济往来,出借人耿某甲之所以借款人民币100000元给被告人潘X,是要求被告人潘X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对羁押在泰兴市看守所的胡某给予关照,被告人潘X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要求胡某电话联系耿某甲借款人民币100000元给被告人潘X其,借款后被告人潘X借并款后并无归还的意思表示及行为,故被告人潘X的行为应当认定为受贿;第二,被告人潘X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对在押人员李某给予关照,被告人潘X在李某电话要求其妻郑某对被告人潘X进行报答的情况下,主动以借为名向郑某索取人民币5000元,借款后无归还的意思表示及行为,故被告人潘X受贿的行为应当认定为索贿;第三,被告人潘X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为在押人员刘东建的事已帮助花钱找人疏通了关系为由,向刘东建姐夫刘某乙索要人民币4800元,其行为应当认定为索贿;第四,被告人潘X系泰兴市看守所管教民警,具有查禁犯罪的职务;根据被告人潘X的供述和证人胡某的证言,能够证实被告人潘X获取原泰兴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一中队队长周兴挪用胡某退赃款的线索是被告人潘X利用查禁犯罪活动的职务获取的线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条第四款第(2)项的规定,不能认定为立功。综上,对辩护人提出的上述辩护意见,本院均不予采纳。

被告人潘X受贿数额人民币308700元中有人民币267000元具有索贿情节,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潘X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潘X提供侦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线索,对侦破其他案件具有实际作用,可以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潘X的亲友主动代其退出部分违法所得,对被告人潘X亦可酌情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潘X受贿的数额、次数和情节,结合本案具体案情,本院决定对被告人潘X从轻处罚。尽管被告人潘X于2015年10月31日以前实施受贿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修正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应当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修正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对被告人潘X处刑较轻,本院依法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修正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对被告人潘X定罪量刑。

依照2015年8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潘X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5月6日起至2019年8月5日止;罚金限在本判决生效后3个月内缴纳)。

二、责令被告人潘X退出受贿所得人民币242200元与侦查机关扣押在案的三星W2014手机、苹果5S手机各1部(暂存本院)及被告人潘X亲友代其退出的违法所得人民币50000元(暂存泰兴市人民检察院),一并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审 判 长  葛凤山

审 判 员  朱美凤

人民陪审员  张玉明

 

二〇一六年六月八日

书 记 员  陆 玉

附录: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九十三条第一款本法所称国家工作人员是指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

国家工作人员在救济往来中,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归个人所有的,以受贿论处。

第三百八十六条对犯受贿罪的,根据受贿所得数额及情节,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的规定处罚。索贿的从重处罚。

第三百八十三条对犯贪污罪的,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

(一)贪污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较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二)贪污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三)贪污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对多次贪污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贪污数额处罚。

犯第一款罪,在提起公诉前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真诚悔罪、积极退赃,避免、减少损害结果的发生,有第一项规定情形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有第二项、第三项规定情形的,可以从轻处罚。

犯第一款罪,有第三项规定情形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人民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

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